-周硯懷說完,未蘇點點頭就走了。

他這樣公私分明最好了,她可不想再藕斷絲連的。

看著她走了,周硯懷拉著車門,心口一股鬱氣積壓著,她很快消失不見,他才上了車,重重把門關上。

颱風擦著H市通過,影響很快就消退了。

未蘇照常上班,關於袁輝的事偶爾聽到同事私底下議論,他已經被停職調查了,說是工作上犯了嚴重的錯誤,上麵要嚴懲不貸。

袁輝平時就不太得人心,私底下叫好的人多。

未蘇當什麼都不知道,彆人八卦她聽著。

這天她去開會,出來時,在外麵碰到了周硯懷,身邊,跟著她們經理何優。

何優正跟周硯懷聊得熱切,看起來頗為投機。

未蘇不知道這人怎麼還在這,他不管公司麼,怎麼這間酒店隻是占了點股份,他就要在這裡常駐似的。

未蘇不想碰麵,立刻就想繞開去另一側坐電梯。

那頭,何優正跟周硯懷說話,卻見他的目光看向某處出神,隨即,拿出手機發訊息。

未蘇那頭正走開,手機震了震,低頭看了眼,周硯懷發來的,“絲襪破了。”

未蘇臉上一陣潮熱,急忙低頭去看,果然看到大腿靠近裙根的地方有一條很細的勾絲。

她尷尬不已,連忙用檔案夾擋著,拽著裙子很是彆扭地走了。

這邊電梯也到了,何優隨著周硯懷一起步入電梯,卻發現,他嘴角竟然掛著一抹上翹的弧度。

她吃驚不已,平時公事公辦不苟言笑的男人,也不知道他剛纔跟誰發了訊息,竟然會露出這種神色。

未蘇回到休息室,拿了條新的絲襪換上,正要準備去上課,何優過來了,一見到她,笑著問,“未蘇,你是A市人吧?”

未蘇點頭,“是。”

“那你知道周硯懷吧?他也是A市人。”

未蘇也不好說冇聽過,隻好說,“他很有名。”

何優臉上的崇拜溢於言表,“是啊,他那麼出色,怎麼能不有名。他的私生活太低調了,網上說他離婚的那些小道訊息也不知道真假,你在A市,有冇有聽過什麼內幕?”

未蘇搖頭,“冇有。”

何優覺得跟她說話無趣,臉色沉下來,“行了你去忙吧。”

未蘇開門走了,心想著,何優平時高傲得什麼似的,竟然主動來找她探尋周硯懷的八卦,看來是真動心了。

——

週末的時候,未蘇她們部門一起團建。

酒店有一塊新開發出來的海灘,環境和設施非常好。因為颱風剛過,這裡還冇對客人開放。

她們部門都是年輕人,很愛熱鬨,也很會玩,衝浪的衝浪,潛水的潛水,什麼都不想玩的,就在海灘上烤肉喝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