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從廁所出來,剛好遇到簡桐在洗手。她對著鏡子裡的我笑笑。奶茶好喝嗎?或許是出於女生的第六感。簡桐是我第一眼看見就覺得不舒服的人。她這次回國後,那種不適感更甚。儘管她各方麵都優秀得不行,可我就是覺得很刻意、不真實。...

從廁所出來,剛好遇到簡桐在洗手。

她對著鏡子裡的我笑笑。

奶茶好喝嗎?

或許是出於女生的第六感。

簡桐是我第一眼看見就覺得不舒服的人。

她這次回國後,那種不適感更甚。

儘管她各方麵都優秀得不行,可我就是覺得很刻意、不真實。

一般。

簡桐挑了挑眉,邊擦手邊打量我。

梁鈺,你變化挺大的。

但——我還是喜歡過去的我們,還有許驚辰。

哦,那你繼續回憶,我先出去了。

采訪繼續,我搖搖頭,摒除雜念。

收工,大師哥請大家吃飯。

簡老師要不要一起?大師哥禮貌邀請。

大師哥又發癡了,簡老師那麼忙,怎麼可能來呀?

好啊~

簡桐笑著答應。

這下輪到小團隊的人傻眼了。

愣了好一會兒,纔有人拍拍大師哥的肩膀:

請影後吃飯,得帶我們吃點好的啊!

我收拾好設備,拔腿開溜:

那個,我還有點作業,就先回去了哈!

還冇摸到門把手,就被大師哥拽著後衣領拎了回來。

寫什麼作業,我給教授打電話,你不用寫了!

哥,我是真的會謝。

酒吧裡又暗又吵,一開始大家還放不開。

簡桐端起酒杯起身:

這杯敬各位,感謝今天的辛苦拍攝!

她站在那裡,永遠那麼得體。

幾杯酒下肚,工作人員看簡桐冇什麼架子,也就放開了玩。

中途簡桐看了眼手機,嬌羞問:

可以帶個朋友來嗎?

跟她一起進來的,是許驚辰。

眾人一看見,立馬起鬨。

許驚辰皺皺眉,掃視一圈看見我。

不等簡桐介紹,一屁股坐在了我旁邊。

怎麼不回訊息,不接電話?

啊?我這纔想起來,工作的時候習慣關機了。

打開手機,十幾條微信訊息和未接來電,都是許驚辰的。

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。

大師哥撞撞我的肩膀:

你認識?

哦,一個朋友。

許驚辰聽到這個介紹氣笑了。

也不說話,就往那一坐。

全程黑著張臉,跟鍋底一樣。

大師哥不知從哪裡掏出一副撲克牌:

既然都是朋友,那就一起玩,來來來國王遊戲!

抽到國王牌的人,可以任意指定另外兩張牌的人做任何事。

第一局抽到國王牌的是簡桐的小助理。

她嘿嘿一笑,指定:

.4號和9號擁吻,要拉絲的那種哦~

玩好大……

我趕緊看一眼自己的牌5號,好險好險,還好不是我。

.4號和9號是誰啊,趕緊站起來~

簡桐一臉害羞地拿著4號牌起身。

哇,誰是9號,這麼有福氣!!!

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。

果然,許驚辰手裡的是9號牌……

親一個!親一個!

起鬨聲鬨得我頭疼。

許驚辰突然起身,自罰一杯,看著我說:

不好意思,家裡老婆管得嚴。

平地一聲雷,簡桐站在原地,臉色一下就白了。

哈哈哈!大師哥乾笑幾聲:

想不到許大神居然這麼怕老婆,來來來我們接著玩!

這回國王是簡桐,她指定我和大師哥喝交杯酒。

尺度不是很大,可為什麼我心裡還是發毛。

我倒好酒,起身的瞬間,許驚辰冷冷道:

交杯酒,應該隻能和自己的老公喝吧?

這下我喝也不是,不喝也不是。

一不留神,許驚辰奪過我的酒杯,仰頭喝下:

這杯我替她喝!

我算看出來了,隻要許驚辰在,氣壓就低得不像話。

為了讓大家玩得開心點,我隻能拖著許驚辰離開……

剛進電梯,許驚辰就把我堵在角落:

一個朋友?

你在彆人麵前,就這麼介紹我的?

我點點頭,疑惑道:

你在彆人麵前,也是這麼介紹我的呀……做人不能太雙標……唔!

我發現許驚辰一冇有理,就知道堵我的嘴!!!

喝了酒的許驚辰比平時更具侵略性。

直到電梯門打開,他才鬆開我。

我氣喘籲籲控訴:

你不能說不過我,就就就這樣!

許驚辰心情好很多,壞笑著問:

就就就哪樣?

我以前怎麼冇發現,許驚辰居然這麼幼稚?

他笑著從包裡掏出一杯奶茶遞給我。

湊到我的耳邊,用隻有我們倆能聽見的音量說:

這杯是單獨給你留的,紅糖珍珠熱奶茶。

我接過奶茶,已經不燙了,溫溫的。

難為你探簡桐的班,還記得給我帶一杯。

說出口,我才發現語氣好酸……

許驚辰摸摸我的腦袋:

誰家未成年的小醋包,就出來乾活了?

我把奶茶當成許驚辰,狠狠一戳,滋溜一口,評價道:

湊合吧,不好喝。

他笑著解釋:

我冇有探簡桐的班,我是來探你的班的。

嗯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