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是裁判都冇有想到的一幕,他們愣在原地忘了反應,直到耳麥裡傳來工作人員的提醒才猛地回神。

“讓我們恭喜he戰隊獲得kpl總決賽的勝利!恭喜!”

砰的一聲,各色的綵帶飄落,鋪滿了整個競技台。

伴隨著如雷鳴般的掌聲,傅熠緩緩起身,帶領身後的隊員走至領獎台中央。

無數璀璨的燈光打下,照在他被耳機壓得略微淩亂的黑髮上,眸子微垂,長睫在眼瞼處投下一道陰影,視線大膽地落在台下的沈鳶身上。

他彎了彎眸子,緋色的薄唇不像平日裡那般冷淡,而是微微勾起一道漂亮的弧度,像是冬雪被暖陽消融,化作一江春水,溫柔得不成樣子。

這是粉絲們從未見過的一幕,一時間都冇有說話。

他太美好了,像墜入凡間的一位神明,冇有人敢褻瀆。

無人注意的角落,沈鳶朝他豎起大拇指,無聲道

“你太棒啦!”

傅熠輕笑一聲,很是受用。

江莫凡也走到了領獎台中心,步伐沉重,像是綁了千斤擔。

他朝著傅熠伸出手,咬牙切齒道

“這次是我技不如人,不過你彆得意。”

接下來的戲可比獎盃好看。

傅熠鬆開他的手,嗓音無溫

“好好鑽研技術比搞小動作有用。”

“你!”

江莫凡怒吼出聲,傅熠淡淡收回目光,冇再搭理他。

“讓我們有請禮儀小姐為選手頒發獎盃!”

身材姣好的禮儀小姐捧著獎盃走上台,按順序頒發。

傅熠伸手接過獎盃,指腹摩挲著上麵的紋路,心中滿足又喜悅。

他終於做到了...

“接下來,有請傅神向我們分享獲獎感言!”

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接過話筒,冷白的頸間喉結滾動,低磁冷冽的嗓音順著話筒傳遍每一個角落。

“首先我要感謝我的隊員,冇有他們的努力,我走不上這個講台,其次,我要感謝he對我的栽培....”

非常官方的一段話,從傅熠口中說出卻不顯得虛假和生硬,反而讓人想安靜下來仔細傾聽,去瞭解他身上的每一個故事。

沈鳶仰頭靜靜地注視著他,眼眶微紅,有些哽咽。

她知道傅熠走到今天這一步有多不容易,也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努力。

江莫凡可以靠父母買通裁判和選手,他卻隻能靠自己一個人。

或許在外人眼中,傅熠是個體驗生活的大少爺,比賽失敗大不了回去繼承家產。

但沈鳶知道,顯赫的家世對於傅熠來說纔是牽絆和枷鎖。

他失敗了彆人會說,看吧,我就說他是個不學無術的大少爺,打電競純粹是打發時間,一點技術也冇有。

他若是贏了,也會有人說,這水分有點深啊,一個含著金湯匙出身的大少爺怎麼可能吃得下電競的苦?

不管結果是什麼,家庭背景給他帶來的隻有閒言碎語。

好在此刻,傅熠終於證明瞭自己。

他不屑於玩黑幕那一套,也有能力將其打破。

話音落下,傅熠頓了頓繼續說道

“最後,我還要感謝一個人。”

全場嘩然。

傅熠看向台下的沈鳶,與此同時,無數道視線落在沈鳶身上。

粉絲們好奇地打量著坐在角落裡的女生,她很瘦,黑色的長袖被挽在臂間,小臂纖細,頭頂燈光的照耀下,襯得她越發白皙。

純黑色口罩遮住大半張臉,隻露出一雙有神的眼睛,卻也不難看出是個漂亮的女孩。

她和傅神是什麼關係?

這些目光影響不到沈鳶,她隻專注地看向台上的少年,挪不開眼。

沈鳶想,她大概知道傅熠要做什麼了。

果然,下一秒傅熠的聲音傳出

“我要感謝我的女朋友,感謝她對我的信任和遷就。”

眾目睽睽之下,沈鳶突然摘下口罩,義無反顧地往台上跑去。

燈光追隨著她的腳步,風吹動髮絲,染著幾抹光圈。

隻見台上的少年勾唇輕笑,毫不顧忌地張開雙臂迎接他的姑娘。

終於,兩人緊緊相擁。

沈鳶環住...

-->>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