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當然冇心情在意,但是這人真是夠無聊的。

來都來了,胡雅也懶得多說什麼,再說了他好歹是她的老闆,跟著老闆來混吃的,她也不在意是擋酒還是女伴,總歸能吃東西就行。

進了包廂,胡雅一眼就瞧見坐在餐桌上的田琳琳。

不過是一麵之緣,倒不是胡雅記憶力多好能記住她,隻是這姑娘實在活潑,認出她就站起來朝著她喊道,“姐姐,你也來啊,我們又遇見了,真有緣分。”

胡雅看著她淺笑,順勢就跟著安林坐到田琳琳旁邊,剛坐下,安林就靠近她,小聲道,“你怎麼會和牧達集團的千金認識?”

牧達?

胡雅許久冇有聽到這個名字了,當初韓毅的公司不就是牧達嗎?當時陸翊千方百計的把牧達弄得四分五裂,無奈韓毅隻能將公司賣出去,冇想到這麼久了還能聽到這麼熟悉的名字。

“牧達集團的千金?”胡雅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田琳琳,現在經營牧達的人姓田?

安林點頭,“嗯,旁邊的是牧達集團的大少爺,我大學同學。”微微頓了頓後,他繼續道,“對了,有風聲說牧達集團的董事長準備和陸氏聯姻,準備把這位小公主嫁給陸翊。”

聯姻?

胡雅忍不住看了看田琳琳,想起那天在樓下打雪仗的事,怪不得小姑娘和陸翊那樣自來熟的模樣,原來是準備聯姻。

“那挺好的,門當戶對。”胡雅開口,聲音很小。

安林挑眉,不多說了,他冇那麼八卦,就是隨口那麼幾句而已。

田琳琳是個話癆,原本這集會她就是被自家哥哥忽悠來的,冇啥興致,遇到胡雅,倒是也算是個熟人,她便開始和胡雅小聲聊了起來,“姐姐,他是你男朋友嗎?”

這個他自然是指安林。

胡雅笑笑,冇有正麵回答她,將注意力放在了桌上的海鮮上,沿海城市的海鮮,新鮮美味,可是被西南一代的海鮮要美味許多的啊。

見她似乎不願意和自己多說,田琳琳有點泄氣,杵著下巴看著盯著桌上的食物索然無味。

因為都是安林的朋友同學,如今大家都能聚在一起,不是精英就是公司高層或者是富二代繼承家業,大家也冇有誰要刻意喝酒或者是灌酒的說法。

所以,胡雅跟著安林來,不過就是當個陪襯,跟著來吃的。

能這樣心安理得的享受美食,這種聚會她很想和安林說,麻煩以後這樣的聚會請無論如何都要帶上她。

見她吃得認真,安林不由淺笑,和同學聊天時,還不忘給她夾菜,見他這樣,田琳琳的哥哥將目光看向安林,打趣道,“安林,這麼多年了,難得見你對人這麼嗬護,看來是有情況啊?”

安林淺笑,冇多說,隻是看著胡雅道,“放心吃,一會有人買單。”說這話的時候,他看向田琳琳的哥哥。

田琳琳哥哥無奈的笑了笑,倒是慷慨的又讓服務員加了幾樣海鮮店的招牌菜。

田琳琳無所事事,看著胡雅低頭吃東西,忍不住道,“姐姐,海鮮吃多了會拉肚子的,你這樣吃,胃涼。”

胡雅抬眸看向她,點頭,“嗯,那我少吃點。”

田琳琳覺得自己真不會聊天,明明就是想著和她說說話,結果這話說出來就變了味道,一時間無奈道,“階級,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是想提醒你一下。”

胡雅點頭,“嗯,我知道。”

這聊天聊得。

田琳琳覺得自己要是繼續這麼彎彎繞繞的聊下去,一會遲早得聊成仇人,索性道,“姐姐,上次我見你和陸總在一起,都忘記問你和陸總是什麼關係了,你和他很熟悉嗎?他人怎麼樣?有冇有喜歡的女孩子或者心儀的女生?”

胡雅覺得這姑娘腦子有點不太好,她也不過和自己見過一麵,彼此都不理解認識,怎麼就向她打聽起陸翊了,何況陸翊還是要準備和她聯姻的人,她這麼和一個不太熟悉的人打聽自己將來的未婚夫,被人笑話是小時,不怕被人挖坑?

“我和陸總……不熟。”胡雅真心不想和這個姑娘說什麼,她這個人向來目的性強,對於見過兩名的人,她也不知道應該怎麼交流,索性也就不多說了,既然是要聯姻,想來以後田琳琳和陸翊總歸是要相處的,她說不說這些都不重要,要是田琳琳不知道陸翊過去的那些事,也更好。

見她似乎更關係海鮮的味道,田琳琳也不繼續多問了,隻是叫了服務員來,在服務員耳邊說了幾句耳語後,那服務員便出去了。

倒是冇過一會,服務員就再次進來的時候端了一杯飲料進來放在了胡雅旁邊。

“這是薑糖水,吃多了海鮮可以喝點,緩解胃部不舒服。”田琳琳開口,“以前我也是喜歡吃海鮮,但是每次吃完胃就不舒服,都會喝點這個緩解一下胃疼。”

胡雅不是個熱絡的人,所以隻是看著道了一句謝謝。

田琳琳倒是不在意,翻出手機開始自顧自的玩了起來,安林和老同學敘舊,原本以為他們聊完上半場,還要繼續下半夜的活動,胡雅都做好了,準備跟著他走下半場了。

倒是冇想到吃得差不多的時候,安林就提出還有事,要回去了,田琳琳的哥哥大概也有事,便和安林一起道彆了老同學出了餐廳。

胡雅和田琳琳自然也就跟著出來了。

兩位男士去停車場開車,胡雅和田琳琳在餐廳樓下等著,田琳琳是個話癆,原本跟著自家哥哥來這種地方她就夠無聊了,如今遇上認識的胡雅,她也話少得要命,自己憋了一晚上,心情都鬱悶了。

直接蹲在餐廳門口歎氣,自言自語道,“以後我再跟著田大勇來這種無聊的地方,我就自戕,憋死我了。”

胡雅看她這樣,忍不住笑了笑。

瞧見她笑,田琳琳的活躍細胞就動了,蹲著挪到胡雅褲腿邊,仰頭看著她道,“姐姐,你笑起來挺好看的,比不笑的時候好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