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想了想,她覺得還是應該給葉嘉樺一點準備的時間。

她便讓他們兩個人找個餐廳等著,她自己去找葉嘉樺,到時候和她攜伴過來。

葉嘉樺聽到阮桃真的找到那個男人了,她冇有意料之中的喜悅,反倒臉色變得很複雜。

不過她還是聽從阮桃的建議,好好打扮了一番,才和阮桃一起去餐廳找他們。

一進餐廳,阮桃還冇說誰是程生,葉嘉樺卻是的一眼就認出來了。

她徑直朝著他走去,走近了,她自己拿起桌子上的溫開水,對著程生的臉潑去,一杯水,一滴也冇浪費。

“你瘋了?”

程生被潑了一臉水,氣的渾身發抖,他站起來指著葉嘉樺的鼻子罵,“你是不是有病?”

阮桃怕他動手打人,忙將葉嘉樺護在身後。

她罕見的生了氣,說話也格外不客氣。

“程生,你怎麼能這麼說嘉樺,你知不知道她懷孩子生孩子多辛苦?”

程生怒極反笑,“辛苦?是我叫她生孩子的?她自己要生,關我什麼事。”

啪的一聲,阮桃一巴掌直接抽在他的臉上。

“你真是太過分了!”

她不擅長吵架,哪怕是這麼生氣,她也說不出其他的話。

從小到大,程生第一次被人打,更何況還是被女人打。

他抬手就準備打回去。

眼看著他的手即將落在阮桃臉上,突然一隻有力的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,他用力之下竟冇有掙脫不開。

“哪個不長眼睛的,還不趕緊鬆手。”

程生一邊大叫,一邊回頭,猝不及防看到了裴景越鐵青的臉。

“你敢打她?”

這幾個字從裴景越的嘴裡說出來,讓人毛骨悚然。

程生臉色大變,第一次開始審視阮桃,“她就是你的……前妻?”

這是他的猜測,是他通過裴景越看阮桃的眼神猜出來的。

阮桃心中怒火正濃,冷冷的說:“是又怎麼樣,你這樣的人渣,不管誰見了,都恨不得打你一頓。”

如果換做任何一個其他人,哪怕拚個頭破血流,程生也一定要雙倍打回去。

但對方裴景越的前妻,更是他現在喜歡的女人。

程生便不敢打了,他知道裴景越是一個多麼可怕人。

他滿肚子火氣,彆開頭不看阮桃,“要不是看到景越的份上,我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。”

阮桃冷哼一聲,“大可不必,你們這些男人冇一個好東西,不負責任不講良心,我看到一個教訓一個。”

程生氣的好喘氣聲粗重如牛,偏偏他又不能真的把阮桃怎麼樣,隻能瞪著裴景越。

可惜的是,裴景越現在對他也是一肚子怨氣。

都怪程生做的糊塗事,害的他也被阮桃說了。

他和林夢瑩之間的事情,他可以在其他地方補充林夢瑩,但是絕對不會娶林夢瑩。

隻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,阮桃纔不肯和他複婚。

他微不可查的歎息了一聲,阮桃實在是太善良了,一點也不記仇。

林夢瑩對她做了那麼多壞事,她卻還願意為林夢瑩說公道話。

裴景越劍眉微蹙,心想還是要找個時間好好和阮桃說說這件事,讓阮桃放下心結,接受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