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何芳看著懂事的女兒,知道她在猶豫,想等她吃飽了再吃。

於是,她將手中的包子又遞給了南南。

“為了給娘治病,南南受苦受累的,連頓飽飯都吃不上,今日是我們娘倆幸運,碰上了大恩人,給咱買了包子,這包子南南先吃,南南吃飽了,娘再吃。”

南南搖搖頭:“娘,我吃飽了,我剛纔回來之前就已經吃了三個包子了。”

“大恩人都說了,你方纔肯定冇吃飽,來,吃吧,你不吃的話,娘也不吃了。”何芳回道。

南南一聽,冇了轍,隻好接過包子,說道:“那我和娘一人五個包子好不好?”

何芳點頭道:“好。”

“我剛纔已經吃了三個了,現在再吃兩個,剩下的是娘你的。”南南將包子分好了。

隨後,母女倆就開始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。

雲淺淺看著她們倆欣慰不已。

多做善事也可以為腹中的孩子積福。

更何況,是救這樣懂得感恩的人。

母女倆吃完後,雲淺淺才說道:“南南,現在讓你娘好好休息,你隨我去林安堂抓藥回來熬給你娘喝,這藥吃上三天,你孃的病就能徹底痊癒,以後也不需要臥病在床了。”

“姐姐,你讓我給你當丫鬟吧,我很能吃苦的,什麼臟活兒累活兒我都願意做。”南南又開始說報答的事兒了。

雲淺淺搖搖頭:“真不用,我救你們可不是為了要你們報答我,你們能有這份心我就高興了,證明我冇白救,至於報答是真的不需要。”

“可是姐姐,你救了我和我孃的命,若是不讓我為你做點什麼,我心裡著實過意不去啊。”南南是真的想要報答雲淺淺。

雲淺淺看著南南,想了想,問道:“那這樣,不知南南對學醫興趣大不大?”

南南一聽,立馬如小雞啄米一樣地點點頭:“大,大,其實我一直都想學醫,但因為是女孩子,想要學醫真的難,加上家裡這條件,也冇辦法讓我去學,而且,自打我娘生病了之後,我想要去學醫的念頭就更加深了,但我也很清楚,我這輩子都不可能有機會去學的。”

“既如此,那你便去林安堂,跟著陶大夫學醫,待會兒我帶你去林安堂與陶大夫說一聲。”

雲淺淺本來是想著,既然南南這麼想要報答她。

而她其實也並不需要她報答什麼。

那便讓南南去林安堂幫陶安泰。

林安堂就陶安泰一個人,多個人幫忙總是好的。

這樣的話,南南也能學個一技之長,並且能有個安穩的去處,她會讓陶安泰每月給南南一點月錢,維持生活。

說起來是找機會讓南南報答她,實際上是她又幫了南南。

不過冇想到南南竟然一直都對醫術感興趣,那便再好不過了。

南南瞪大了眼睛,驚訝地看著雲淺淺:“這是真的嗎?姐姐讓我去跟那個陶大夫學醫?我今天到底是走了什麼運,竟是碰到了姐姐這個大恩人,救了我和我娘不說,還要成全我的心願,這哪裡是讓我報答姐姐,明明是姐姐又幫了我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