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天方使臣最終還是冇敢說出其他的話來。

影鴆使臣還在旁邊跪著,至今尚在恍惚中,冇有清醒過來。

不過是一個守門的,一聲冷哼就有如此之威。

且不說天方皇朝對上大魏究竟如何。

他一個小小使臣,現在若是敢放肆,那他就真的回不去了。

彆說什麼不斬來使的狗屁言論,這種話誰信?

若是有人信就讓其去出使一番看看,看看其會不會像此刻的影鴆使臣一般,宛如一條死狗的跪坐在地上。

“自去吧。”

顧行揮手,天方使臣躬身,告退離去。

獨餘影鴆使臣,此刻依舊處在恍惚之中,難得清醒。

“曹公公,將此人連帶著一地的鴆獸,都帶去給青荒吧。

順便讓此人的隨從,傳話回影鴆。

此人見王不拜,無法無天,孤王代鴆皇教訓一番,省的到處丟人現眼!

另外,宣力蠻使臣前來覲見。”

“是,王上。”

曹正淳躬身應聲,邁步而下。

不一會,力蠻使臣匆匆而來。

“力蠻使臣,見過魏王!”

見之,顧行便勾起一抹笑意出來:

“好好的王爺你不當,怎的當起了使臣?

來人,看座!”

此人,正是之前在力蠻皇都,為顧行解圍之人,力蠻皇室,封號為澈。

不論是解圍,還是兩國之間的盟約,顧行都得做好麵子工程。

聞言,澈王同樣揚起一抹笑意,落了半座,迴應道:

“皇兄怕下麵的人不懂規矩,再壞了兩國之間的盟約,故而便遣我來做這個使臣了。”

顧行點點頭,抬手示意澈王繼續說下去。

見顧行抬手,澈王整理了一番措辭後,開口繼續道:

“第一,皇兄估摸著,魏王應該到了擴大疆土的時候了,彼時是否需要力蠻相助?

當然,也是存著一個還人情的想法。

第二,此前給周邊的皇朝找事情做時,皇兄覺得自己可能做的有些過了,特讓我來請教魏王。

第三,則是神蠻那邊,神蠻蠻皇也想如同皇兄一般,與魏王建立盟約,不知魏王如何相看?”

澈王說到這,又將之前神蠻力蠻聯合所做的那些事,一五一十的給顧行講述了個清楚。

顧行聞之,思緒調轉。

不過片刻的功夫,顧行輕聲迴應道:

“相助一事,你們暫且就彆放在心上了。

現在,最好還是注意一番,周邊的皇朝近期是否有些太過的安靜了?

神蠻力蠻重歸一體,帶給那些皇朝的壓力太大了。

說不得,幾家皇朝正在一起討論聯合一事。

滅力蠻,阻神蠻。

待得力蠻一滅,幾家皇朝得了好處,局勢暫時還會恢複到之前的狀態。

不過,嚐到甜頭的他們,斷然不會善罷甘休。

消化完所得之後,那就該輪到神蠻和天方了。

不過,他們終究還是有些想當然了。

如果現今神蠻力蠻互相信任,你此番回去,切莫泄露行蹤,悄無聲息的從神蠻過,借得部分兵力,橫穿力蠻,守株待兔即可。

至於締結盟約一事,你應該知道孤的想法。”

-